金口和尚..波禅该自传..luang phor khlai

以前在北马一代的妇孺都有一个口头禅,就是去找“金锤”和尚,为福建音,意释为金嘴或金口。时常有人组团朝拜金口和尚,而且带回来的并不是什么佛牌之类的信物,而且是一支支罐装红色的水。不过听说此水很神气,可治邪,医病。若用来掺水冲凉,甚至可提深运程呢!

 

波禅该小时名滴察该(Dat Chai)意释小孩,姓洗念(Si Nin)生长在一个农务人家,家里也做一点小生意。波禅该出生于佛历2419324日鼠年,于洛神府(Nakhon Sitamarat)的尺望县(An Per Cewang)。父名乃因,母名喃洗年,波禅该为老么,上有一姐名喃聘,嫁一丈夫名乃察,以伐木为生。于十岁时,父亲就在家里教导波禅该学习泰语文及写字。当时波禅该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小孩,而且非常勤学及孝顺父母。直到十三岁时,波禅该已学习了许多泰文,可读可写。之后父亲又将他送去乃堪的学院,继续习梵文及一些巴利文经咒等玄学。

 

因为乃堪是以前樾曾里(Wat Chan Di)的前住持,还俗之后就开一间小学院,专门教导一些学童。佛历

2433年发生了一宗意外。这可说是波禅该这一生中最难忘的意外,没有任何一宗意外比这次更严重的了。当年波禅该只有十四,五岁,跟他的姐夫乃察去一个叫甲必(Krabi)的州属进行伐木工作。乃察是一番好意,接获此伐木工程后,就想带小舅学习一些伐木的工作经验。

一天下午时分,波禅该可能是工作的累了,就坐在一棵小树旁休息。突然间一棵大树竟临空压倒下来。说时迟那些快,倒下来的大树恰好压在波禅该的左脚上。伐木工人此时惊觉有人给树压住了,立刻齐心协力把巨大的树木移开来。

            

经过整个小时的努力,巨大的树干终于被移开了,可是树干已将波禅该的得整个脚板给压得粉碎了。

           

受伤之后,屡经士医的治疗也不见效,就算去医院治疗也不见好转。眼见多方的医治都不见好转,波禅该便只好要求回家疗伤。过了一段时期,波禅该见到整个脚板的脚骨都碎了,心想实在难以痊愈,同时其带来的疼痛是难以言喻的。

           

终于波禅该以其坚定的意志力,做了一个决定。他走进厨房拿了一把锋利的菜刀,将切菜用的占板放在地上,他鼓起一份非常人所能及的勇气,瞄准脚跟数上来三寸之处,挥刀斩了下去。手起刀落,决不含糊,脚板立刻应声断成两截。波禅该嘴里也不哼一声,立刻将消毒药水浇在断脚处,处理干净血迹,就若无其事地将伤口包裹起来。家人回来见状,都吓了一大跳,父母亲立刻将切断的脚板拿去埋掉。由此一事,可见波禅该的心志是何等的坚定。

          

经过了一年的疗养后,波禅该的脚伤已痊愈了。波禅该就去出家在樾望孟(Wat Wang Muang)为小沙祢,由庙住持阿曾通教导波禅该学习梵文与巴利文。从此波禅该对语文的掌握,也提深了不少。两年后,波禅该还俗,回家帮忙父母劳作维生。

          

还俗之后,波禅该就想学一些专业的职业,去向阿曾通沙拜师,学习皮影话剧。当时当学徒时非常辛苦的,早上要煲水给师父洗脚,旁晚还要去砍柴回来做饭给大伙儿吃。

          

当然也少不了搭戏棚及拆戏棚等粗重工作。就这样的从旁看人唱戏与舞动那牛皮人物,半夜时分,自己就试拿着两支木条在那边舞动边学唱。终于有一天,师父发现波禅该的唱腔很不错,就开始指点于他。

           

一日有一位老师傅退休了,就由波禅该代替上去阵表演。因波禅该的唱腔非常好听,所以很受大众的欢迎。过了一段时日,波禅该就成为了一位有名的皮影师傅,有许多村女非常仰慕他,并希望做他的伴侣。不过波禅都一一拒绝了,并表明他还未出家为僧报答父母的恩情,所以是不会轻谈男女私情的。

          

于佛历2438630日,波禅该再一次的出家为为沙弥于樾曾里(Wat Chan Di)。为何波禅该于19岁之龄,一再出家为沙弥呢?原来波禅该不可为僧!因为在泰国的南传僧迦戒律里,有记载着一条规律,那就是一个人不具三十二相不可为僧,何谓三十二相呢?

          

那就是我们身上长有的器官,如:头发,皮肤,眼,鼻,手指,脚指等总共三十二样,也即是说要全人才能为僧,就算手指头短缺一截也都不符合为僧的条件。如果残缺之人可以为僧的话,所有残缺人士都争相受戒为僧,授受大众的供养,那寺庙岂不便成残缺院了。此条戒律就是防备有此类的事件发生(在此并没有诋毁残缺人士的意图)。

 

而波禅该整个脚掌都不见了,当然是不可能出家为僧。可是波禅该誓要成僧的意愿,感动了僧团,于是大家决定开一个僧迦大会来表决解决的方法。最后众僧侣终于破例的接受波禅该,不过须有附带条件,那就是要他在一年里完成背诵南传戒律大藏经。

          

泰语称为“巴提慕”(Pati Mok)。此大藏经是流传自古时,每月头与每月中的佛日,集中全寺庙僧侣于大雄宝殿里,接受大藏经的朗诵仪式。用巴利文法演示戒律里的两百二十七条戒律,共僧侣们聆听的一个佛教仪式。

          

大藏戒律经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熟练者吟诵最少要半个小时,普通的大概要一个小时才能背诵完毕,而且是在不看书的情形下背诵,你说厉害吗?

          

僧迦团开会决定,如果波禅该能在一年的时间背诵大藏戒律文的话,显示波禅该成僧的决心,就可破例让他授具足戒为僧。果然波禅该只花了九个月时间就将大藏戒律经文一字不漏的完全背诵出来。

           

于佛历243979日,波禅该终于可以剃度为僧了。波禅该当日在樾曾里行剃度礼之后,身穿白莎礼袍与整队的欢庆乐队,准备起程去大约十多公里的樾望孟出家。以前还没有道路和汽车,波禅该得骑着大象慢慢的行走。走了一个夜晚,约凌晨时刻才到达樾望孟寺庙。

         

当天是710日一点中午行授具足戒大典。于樾望孟的水上大雄宝殿,由樾哈顺(Wat Hat Sung)住持,原为尺望县的僧长柏古凯,康苏哇努为戒师。波禅该得法名为柏该,曾达树哇努(Phra Klai, Jan ThaSuWanNo)。

         

为具足戒僧侣后,首两年波禅该于樾曾里过了两个守夏节,修读大藏戒律经文及佛经典等于佛历2441年波禅该进洛坤洗城里的樾那柏达(Wat Na Phra Tat),也就是樾柏玛哈塔对面的佛寺,此佛寺设有佛学院。波禅该就在此佛寺深造佛学禅理,学成两年后毕业。于佛历2443年,去跟阿曾奴,樾察班(Wat Sampan)于素力他尼府(Suratthani)学习禅定法门。

 1          2          3          4          更多高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