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平至尊luang phu thim 02

       直到十九岁时,銮甫添收到了政府的徽召投,受委派至曼谷的兵营受训。经过了四年的受训期,完成了兵之后,再次回到家乡。

       当父母见到儿子平安回乡,高兴万分,立即大力筹办,要为儿子举行盛大的出家仪式。在泰国的传统家庭里,都希望自己的儿子在还没有成家立室之前,短期出家当和尚。因一旦孩子结婚之后,就得为挣钱养家而忙,再也很难找到空档作短期出家修行,为人父母的一大心愿也就难以达成。

 

终于,銮甫添于佛历2449年六月的一个星期六,出家于樾拉韩莱(Wat Raharnrai),樾塔(Wat Thard)的柏古考(Phra Kru Kao)成为戒师,得法号柏添,依沙里柯(Phra Tim Eisaliko)。

 

当年銮甫添在樾拉韩莱过了第一个守夏节后,就辞别庙主,表示要出去修苦行戒律(Tudong),寻找其他名师继续学习更深的佛学戒律。

 

       经过了数年的修苦行戒律后,得向多位高僧学习禅定,也成功跟白衣修行者学习了术法等。而其中三位白衣修行者的法术就非常高深,他们分别是阿曾洛(Arjhan Lort),阿曾仁(Arjhan Ruen)及阿曾赛(Arjhan Sai);三位行者传承了很多法术,銮甫添自然受益不浅。

 

       到后来銮甫添更得到当时的顶尖高僧銮波桑桃(Luangphor Sangtao)的真传。銮波桑桃是樾劲景(Wat Kaengjean)的庙主。虽然銮波桑桃法力有多强还是一个谜,可是就曾有信徒看见銮波桑桃吐了一口痰在一块地板上,而那地板随着就裂了开来!

 

       为何銮甫添会尽得銮波桑桃的传授密法呢?不说不如,原来銮波桑桃正是銮甫添的爷爷,如此一来銮甫添的法术造旨就更上一层楼了。

        若干年后,銮甫添当上了樾拉韩莱的庙主;他对寺庙展开了一连串的修饰工程,更在一年多的时间内,成功建好一座大雄宝殿。同时还建了一所学校,就只花了八个月的时间。因此村民们都非常敬仰銮甫添,府伊首长还尊封銮甫添为“发展之父”。

 

于佛历2478年,銮甫添又被拉勇府宗教局御封为柏古巴段(Phra Kru Pathuan);不过当銮甫添收到宗教局寄来的通知信后,欲不为所动地把信件随置一旁,根本不当成一回事。直到数个月后,当宗教局派人把柏古的御扇送来寺庙时,村民们才知道銮甫添以受封为柏古添。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