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定一代宗师..銮波术自传..luang phu sook, wat pak narm

于佛历24271010日,在泰国一个名叫素般武里府(Supamburi)的一个小县,有一村庄名为桑碧浓村(Anper Song Pit Nong),意释为兄弟村,有一户小商家的家里刚好诞生了一个小男孩。此男孩诞生时异于常人,即一出世就脸带着笑容,一点也不会啼哭;似乎意味着他的诞生,是要来抹干世间的忧伤,给世人带来欢乐。

 

男孩的父亲名为乃根,而母亲则为咩苏再。这名刚诞生的小孩在这个家庭里排行第二,名叫滴(意释为小孩)术,上有一位姐姐,下有三位弟弟。父亲是从事稻米买卖的小商家,拥有两艘平底货船与数名伙计,每个月都得往来素般与曼谷之间数次。乃根的信誉一向良好所以很多米较商都愿意给他赊账,待他将稻米在曼谷卖出之后,回来时才还账。

 

滴术小时已显奇特,一岁多时,一般女性见到婴儿总是喜欢抱起来亲一番,可是滴术却不喜欢女性亲近。当有女人抱他时,他的小手就捉住她们的衣领猛摇,直到把他放下来为止。渐渐地人们都对滴术有这种抗拒的举动而感到讶异,从此就再也没有女孩敢抱他了。不过滴术对男人就没有抗拒之意,所以有修行者就认为滴术宿世曾修梵行,以至前世不近女色的习气尚存。

 

 

滴术五岁的时候,更显见他是个意志坚定的小孩。曾有一次他在为母亲看守牛群,近黄昏时,发现走失了一只牛。勇敢的滴术竟孤身在荒山里寻找失牛。就算天色渐暗,但是滴术却没有丝毫因害怕而放弃之意,坚持找到自己的牛只后,才若无其事的骑在牛背上,赶着牛群回家。

 

隔天早晨,滴术又牵着牛只去帮母亲耕田。每当牛只工作至疲惫不堪时,必领着牛只去河边洗澡乘凉,然后再带着牛去吃草。过了耕种期之后,他就跟着父亲的船出外经商,帮助划船、搬运等杂务。直到九岁时,滴术才有机会接受正式的教育;母亲将他送到对岸的樾桑碧浓接受教育,以前教育不普及,唯一学习的地方就是在佛庙,而比丘则是唯一教学的老师。

 

14岁时,滴术的父亲不幸逝世,而身为长子的他就要负担起全家人的生计。凭着他过人的智慧与果断的性格,领导着父亲所留下的工人,赚了不少钱。他是一个不断求上进的人,所以从来不会因略有成就而感到自满。当看到别人的成就高过于他,他会衷心的祝贺别人,并不耻下问地向别人请教成功的经验并学习效法。所以在他的脑海里,从来就不曾萌生过嫉妒的心念。反之,凡遇上他人受苦落难,他都会主动地帮助他们,并给于引导。而这种发动自内心的善念,可说是与生俱来的。

 

世事无常,于19岁那年,在买卖往返途中,经历了险道的劫后余生之后,令他感到世事的无常,现实生活的虚幻,而萌生了起压离尘俗之心。说话当天他携带着买卖得来的钱款,与工人们划着两艘空货船准备回桑碧浓县。不巧遇上了洪水暴涨而无法循原路回乡,必须绕道而行。而若绕道的话,就必须经过一段狭长的河道,且急流四处。这还不要紧,最要命的是此处常埋伏了很多凶悍的强盗,是一个人所共知的绝恶地带。

 

在别无他途之下,大家惟有硬着头皮驶入这条河道。当要转入狭道之间碰上急流时,大家开始感觉到被一股不寻常的气氛笼罩着。于是他忙吩咐工人坐在船头划桨,而自己则坐在船尾掌舵。他深知强盗的策略,必定先射杀船长,若工人继续作在船尾,恐怕很快就会成为强盗的目标!

 

他的船继续在偏僻荒凉的急流中颠簸,当他也拿起划桨大力的向前划之时,心中顿时感坎生命何价?“这些工人为我工作,每个月只能赚取十至十一铢的薪资,剩下的钱都属我所得。既然如此,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怎能忍心让他们去冒险呢?人人皆珍惜生命,他们的妻儿、父母也还正等着他们赚前来养家呢!

 

“现在,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而却仍然像其他人一样,无休止地追求那无止境的财富人生就是像昙花一现般短暂,我难道不能记取这些教训吗?每个人终其一生,辛苦忙碌地追求物质的享受,如此的观念已深深根植在我们的生活中。终于有一天收集财富的人会死去,而这些得来的财富对趟在坟墓中的主人,又有什么价值呢?

 

“我的父亲死了不久的将来我也同样会死去!可是究竟我曾经为这个世界和社会付出过什么呢?现在我至诚的祈祷,切莫让我在出家之前死去。但愿此生得以出家,终身为僧,决不舍戒还俗;能改变我的命运只有一个人—就是我自己……

 

突然间,众人眼前一亮,河面顿时一片开阔。两岸边挤满了船只,商贩们的叫声此起彼落。他们终于见了人群,脱离了险境。

 

虽然他已经安然脱险,但是这一段心灵挣扎的经历,却令他深深地为自己的同伴感到悲哀—受了那么大的折磨,就只为了赚取那么一丁点工资!人生何价啊!
1     2         4